#最近忙到爆#
#因為把這篇拿去投稿校內小說比賽#
#所以急忙的趕出HE來#
#趕不出主線十分抱歉#
#第三視角
======分隔線======

  「你就看我能不能解決你。」在霿劘走入廢墟深處後,他現身在入口,輕輕的笑著。

  

  團團發現了前方出現的黑影,止住了步伐。

  「誰?」

  「噢,想必我還沒和你介紹過我對吧?你好啊,我是阿鵝。」黑暗中,若隱若現的笑容,駭人且陰森。

  「阿鵝?那個從人類城市過來的孩子?你怎麼會從這個方向來?那邊的入口……是封閉的。」掛起警戒狀態,他默默的護住身後哈記。

  「呵呵,是啊。」她那尖銳的眼神掃過哈記,微微的笑著,「我不是人嘛,正常的。」

  她緩緩的向前走了幾步,嘴裡不知碎念著什麼。而停下腳步的剎那,她揚起手,黑色、猶如尖錐的物體,圍繞在哈記身邊。

  「糟糕,針對他的!」腦中反應出這個結論,團團皺起眉頭。在她放下手的瞬間,他無意識的將哈記抱住,替他擋下了那些攻擊。

  「呦,看來是真愛。」發出令人厭惡的笑聲,那些尖錐也在團團背上留下大大小小的洞,外露的電線還有僅存的肉體,血液流出,無力的身軀發出了電流的滋滋聲。

  再來一次,尖錐圍繞在他們身邊,團團攤在哈記身上,兩人根本無法逃開。

  在手臂落下的那一刻,一條水柱迎面朝阿鵝沖了過去,威力之大,她直接撞上了後方牆壁,還留下了一個人形在那。她昏了過去。

  

  「快點回去,他快死了。」巧克白說著,哈記才回過神的抱起團團,往基地跑去。

  「接下來,就是處理你了呢。」緩緩的說著,數條水形成的絲線纏繞住阿鵝,整個人被舉了起來。

  克白往基地走去。

  

  「先生!繁星先生!」一路抱著團團來到實驗室,繁星看著如此狼狽的團團,不免震驚了一下。

  

  「自稱阿鵝的少女?黑色……霿劘,霿劘附身在她身上了。據你所說,團團為了保護你,變成這樣啊?看來要開打了。」舞秋風呢喃著。

  「但是,現在的狀況有些棘手呢。照哈記所說,霿劘所使用的招式,是能讓人無法反應的快速……而且我們這裡末崎族居多。」繁星皺著眉,努力的思考策略,腦袋卻亂成一團。

  

  水流聲在三人耳邊響起,水龍捲揚起,一個人影出現在水波中。

  「克、克白?」舞秋風驚恐的說道,巧克白身邊的水波緩緩消散。

  「好久不見,秋風。我是來找哥哥的。」稍微望過秋風一眼,打個招呼後,就朝巧克力所在的房間走去。

  

  站在那巨大的水晶前,巧克白輕輕嘆了口氣。

  水製成的萬條絲線,纏繞在少女身上。他閉上眼,嘴中唸唸有詞,絲線也發出微微的白色光芒。

  白色,代表淨化。

  黑色的液體慢慢滴落,水晶碰觸到液體,也漸漸的開始融化。

  當裡面的少年成功離開水晶,那屬於霿劘的液體也已經完全消失了。

  少年睜開眼,迷茫的眨了眨眼,像是沒有對焦一般,雙瞳黯淡無神。

  「克白?」緩緩的開口道,他看出去的世界都是模糊的。

  「對哦,是我。」露出一個暖心的微笑,巧克白控制水波,替巧克力將身上那些融化的水晶液體沖掉。

  「謝謝……謝謝你,克白。」他的眼中閃爍著淚光,上前抱住了自家弟弟。
創作者介紹

桃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