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噢我好頹廢_(:3 」∠)_
#BE線比HE線長喔###
======分隔線======
  「噢?我想,這有點巧呢。」當嵐來到基地門口,就是那麼剛好的碰見舞秋風。

  「你來幹什麼的?」舞秋風問道,默默的進入戒備模式。

  「呵呵,別那麼害怕嘛。只是來帶個消息。」嵐微微的笑著,秋風只覺得她腦中想的,絕對都是怎麼殺他。

  「哎呀,還有吶,那兩個少年……算是感染吧,被我感染成了霿劘。」令人厭惡的笑聲。

  這大概對於舞秋風,是最壞的消息。

  

  他楞了很久,回過神時那隻討人厭的霿劘也不見了。

  沒有其他法子,他也只能回去找繁星討論。

  

  「……現在我們處於劣勢,在巧克力還沒醒來,又損失兩個夥伴的情況下。人類不見得能贏過霿劘,而我們絕對無法與他匹敵。」繁星推論道,看起來的確了無希望。

  「除了吸血鬼以外……我們應該還有一個法子。」舞秋風緊蹙著眉頭,似乎對於那唯一的辦法感到不安。

  「鴌閖嗎?」

  「是。但我沒有資格,也沒有勇氣,去和克白要求什麼。我搞砸了一切。」眼神漸漸黯淡,他說著喪氣話。

  「其實我認為我死了沒關係,可是還有你們,一直陪伴我的你們,我會連累你們,所以我必須……戰鬥。」

  生存的意義嗎?為了守護重要的夥伴。

  或許吧?那是秋風在乎的事情,他的夥伴。

  「……秋風……」想不到應該說什麼,但他感受到悲傷。

  

  陷入了沉默。

  

  在不遠處進行練習的傑瑞和捷克,正好聽見了這樣的消息。

  他們也想為秋風做點事,想要報答他的那份恩情。

  所以他們靜靜的離開練習處,並在秋風離開後詢問了繁星,關於鴌閖的事情。

  

  「你們真的要去嗎?那可是和鴌閖做交易……」繁星帶著疑問:他們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嗎?

  「我們希望能夠為秋風做點什麼。」那堅定的眼神,繁星楞住了。

  真的嗎?該讓他們去嗎?那巧克白會願意幫助他們嗎?

  「可以嗎?」繁星低下頭,無意識的說著,老實說,他有點害怕。

  「當然,我們會盡力,哪怕是犧牲……都不會放棄的。」

  「……好。」他抬起頭,對上那堅定的眼神。

桃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